孟潇潇 池小夕《离婚后,她逃他追,她插翅难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离婚后,她逃他追,她插翅难飞

小说:萌宝

作者:周大白

角色:孟潇潇 池小夕

简介:【追妻火葬场+超级萌宝】池烟宁重回到五年命运转折的时候,面对上辈子疯狂爱了一辈子,到死却没看她一眼的冰山男人,她这辈子表示,不爱了!
  老娘眼瞎老娘认,捂不化的冰她不要了!
  她先一步甩了离婚协议,带着球迎接光明的生活。
  许久之后,霸总浑身不习惯,“池烟宁呢?她又在作什么妖?”
  “总裁,夫人她离婚带娃搞事业忙得飞起,不记得您了!”
  司总表示,装逼一时爽,追妻火葬场,自己老婆自己追!

书评专区

离婚后,她逃他追,她插翅难飞

《离婚后,她逃他追,她插翅难飞》第7章 我爸爸死了免费阅读

“姐姐,你怎么了?”

一道带着青涩的声音在池烟宁耳边响起,她眨了眨眼才发现歌已经唱完,周围的人都散光了,她立在原地很久了。

那个唱歌的小年轻关心的看着她。

池烟宁冲他摆摆手,“没事。”

她转身离开。

迈开腿的时候,脚底打颤,眼前发虚,头重脚轻的一头栽了下去。

“姐姐!”一旁的大小伙子眼疾手快立刻拉住了她,“你怎么了!”

池烟宁被他扶住才稳住了身形,她眼前黑得厉害,她今天没好好吃饭,中饭被人打断,晚饭又被人打断,体内的血糖太低了,现在撑不住了,“我有低血糖。”

听到这里,夏天立刻扫着周围的店铺,“低血糖……低血糖……糖!糖!糖!”

他一眼看到了旁边的便利,立刻拦腰把她抱了起来,飞奔了过去。

“给我糖!!”

他把口袋里今天唱歌打赏来的硬币全都掏出来,散在了收银台,拆开柜台前货架上的一包糖果就塞进池烟宁嘴里。

池烟宁坐在便利店玻璃墙里的长条桌前。

嘴里的糖化了大半后她眼前终于亮了起来,她一睁开眼就看到面前一张二十出头洋溢着满满青春活力的脸。

夏天有一双极亮的眼睛,黑漆漆的眼珠在灯光下折射满眼的星光,好看又精神。

“姐姐,你没事了吧?”夏天满是关心的看着她。

“没事。”池烟宁冲他扯出一抹笑。

“没事就好,我刚刚看到你突然晕倒吓了我一大跳。”夏天跟着松了口气,他又连忙把面前的关东煮和三明治递给她,“姐姐你再吃点东西,低血糖怎么能不好好吃东西呢?”

池烟宁看着面前都推到她面前的食物,冲他摇了摇头,“不用了,谢谢。”

“姐姐。”夏天抬起头看着她,“是不喜欢吗?”

“不是,我要走了。”池烟宁从包里拿出几张百元大钞压在他的三明治下面,“谢谢你。”

她从椅子上下来,礼貌又冷清的离开。

不带半分的纠葛。

都说人是会互相影响的。

至少从司墨辰身边走过就带上了他的东西,染上了他的冷漠。

池烟宁以前是个,热烈而热情的人,路上遇到有趣的事有趣的人会有兴趣了解认识一下。

但是现在,她再也热不起来。

她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又传来了一道喊声,“姐姐!”

“还有什么事吗?”

夏天跑了过来,把一盒糖塞进了她手心,“糖你留着吧。”

他仰起头冲池烟宁一笑,露出一口整齐的大白眼,那双装满星星的眼睛也眯成了两道缝。

热烈到灼人。

池烟宁被他感染了,眼眉弯了弯,一笑倾城,“好。”

她转身离开了。

她走后好久,夏天都没在她这一个笑里回过神来。

“那个姐姐,好漂亮啊!”

池烟宁回了家。

她到家的时候池小白和池小夕已经被孟潇潇送回来了。

“烟宁,你怎么才回来?出什么事了吗?”孟潇潇一直没回去,在她这里哄着池小白和池小夕睡着了,一个人在客厅等着池烟宁。

“没事。”

“不可能,没事怎么就一个人走了,刚刚陆瑾过来看你不在还问我你去哪里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回。”

说到陆瑾,池烟宁就想起了今天中午的事,“我学长那边怎么样了?”

“没事,陆瑾托我跟你讲,事情他搞定了,你放心就好,那些人找不到你的。”

池烟宁听到这里松了口气。

总归陆瑾不是实际购买人,他不说,SW那边的人也没辙。

他们更不会找到她这边来。

孟潇潇看着池烟宁满腹心事的样子,“你刚刚到底去哪里了?还特意给我发消息,让我晚点带孩子们回去。”

池烟宁陷在沙发里,清冷道,“我看到司墨辰了。”

“啊!”孟潇潇的语调立刻拔高,顿时紧张起来,“那然后呢?你该不会……”

“我得带孩子们早点回去。”她睁开了眼,极冷的说着。

孟潇潇看着她这个样子替她着急,“烟宁,你其实也没必要这么怕他,你们都离婚了,司墨辰也不像是会纠缠人的人。”

“我不是怕他,我是讨厌他。”池烟宁眉眼一抬,眼底是冷冷的光。

冷到所有人都听出了她语气里的那种厌恶。

“烟宁……你们当年到底怎么了?”孟潇潇紧皱着眉小心翼翼的问着。

要是她没记错,那个时候的池烟宁刚嫁给司墨辰不久,天天高兴得跟个孩子一样,什么都要秀,秀他的衣服,秀他的鞋子,秀他的背影,秀他们的钻戒……

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她是司太太,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就算司墨辰一张跟她同框的照片都没有,她都开心得不得了,每天追在他屁股后面,制造各种事情跟他相遇,跟他在一起。

她还记得池烟宁那个时候还在问她,有没有什么药,她打算要给他生个孩子,孩子生了,司墨辰怎么都会多看她一眼。

所有人都觉得池烟宁疯了一样,为了个男人都不像自己了,可所有人都看到了她对司墨辰的爱。

没有人会怀疑这个。

怎么一眨眼,她就变化这么大。

“没什么。”

孟潇潇看着她不想说,换了一个问题,“那你好好的为什么要带着叔叔阿姨出国?你们池家在帝都发展得好好的,这突然就走了,家当都不要了吗?我可是听说了,你二叔一家这几年没少捡你们的漏。”

池烟宁听到这里眼睛亮了亮。

“我二叔这几年都做了什么?”

“你们家在城东的那个大商场就被他们抢了过去!”孟潇潇顿时就来了话,“你不是之前给了我一张你们家所有商场的五折卡吗?我前几年去那里消费的时候,里面的人就不认这张卡了,说现在财务换了一批人,所有收款账户都改了,这张卡不能用!”

池烟宁听到这里皱了皱眉。

“还不止呢!你们家城西那栋大酒店我经常去住,你给我一张随时免费住的黑卡你记得吗?”

“嗯。”池烟宁点了点头。

“那里也被抢了!”孟潇潇柳眉倒竖,“这件事倒是就在你这次回来之前没多久,我在大酒店里住的好好的,有一天经理过来跟我讲,不能再用黑卡住了,要不给钱,要不就要搬走。”

“我当时就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酒店现在法人已经变更了,换了老板,之前的特别卡全都作废,后面我找人打听了一下,法人变更到你二叔名下了。”

池烟宁听到这里眉头更紧了,她放下手,“明天我去一趟。”

孟潇潇看到池烟宁这战斗满满的样子,立刻来了精神,“烟宁,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不了,你帮我在家看着小白小夕就行。”

“好吧。”

第二天大清早,池烟宁早早的开车出门了。

她走后池小白和池小夕就醒了。

“妈咪呢?”池小夕盯着乱蓬蓬的爆炸头往楼下走,刚刚睡醒的小眼睛一睁开就去找池烟宁,她兴致冲冲的跑到了厨房。

迎面就看到了正在做菜的女人。

“妈咪~”

“哎呦,我的亲亲乖宝呀~早~”穿着围裙的孟潇潇转过头来,刚刚抱住她大腿的池小夕立刻松开了手,眨着萌萌哒的眼睛看着她。

“怎么这么失望,干妈就不是妈了吗!”

“噢不不不。”池小夕连连摆着手,她继续看着两边,“干妈早上好,我的妈咪呢?”

孟潇潇看着一脸失望的小不点哼哼一口气,举着锅铲蹲了下来,满口酸劲道,“哼哼哼,还说不失望,就记得妈咪不记得干妈,你妈咪今天不要你了,从今天我就是你唯一的妈咪!不要找她了!”

“啊!”池小夕立刻瞪大了眼睛,毫不犹豫的转身往楼上跑,“哥哥,哥哥,妈咪不要我们了!”

孟潇潇看着这么跑了的小不点刚想哄哄她,转头自己锅里的菜就要糊了,“算了算了,一定是吓坏她了,等做完饭再哄哄他们。”

她这么说着继续做着饭,可等她不急不慢把饭做完才发现事情不对。

“小夕!小白!”

“小白,小夕吃饭了!”

她在楼下喊了好几声都没有听到回应,她把爱心早餐放在餐桌上,起身去楼上找人,一推开门,他们两个人全都不见了。

人呢!

“哥哥,妈咪她去哪里了呀!”穿着粉粉睡衣的池小夕背着一个小包包紧紧跟在穿着蓝色睡衣的池小白身边。

池小白同样背了一个包包,他一手拉着自己妹妹,一手看着腕上的小手表。

在他的小手表上显示着一个像地图一样的东西,上面有两个红点点,一个是他们两个,一个是池烟宁。

这是池小白自己做的定位手表,定位器放在池烟宁那基本不摘下来的腕表上。

“妈妈还在,我们可以找到她。”池小白冷酷道。

池小夕听后,瞪着大大的眼睛,“我们一定要找到妈咪!”

“对。”池小白低下头再详细看着这个距离,“可是哪里离我们很远,我们要找东西过去才能找到她。”

池小夕看着面前宽敞的马路,她灵光一闪,“哥哥!我们可以穿滑滑鞋去找妈咪!嗖一下我们就到了!”

池小白听到这个建议皱了皱眉。

“我带了滑滑鞋!就在我包包里。”池小夕放下自己的包包,在一堆杂物里翻了翻,果然有滑滑鞋,她满脸兴奋的把鞋子举起来。

池小白见状点了点头,“那好吧,你穿滑滑鞋,我在后面跟着你跑。”

“因为哥哥你没有带对吗?”池小夕眨巴着眼睛看着他,她再度灵光一闪,“我又有主意了,我们一人滑一会儿,再跑一会儿,这样我们依旧有两双滑滑鞋,还是可以嗖的一下到妈咪那里!”

池小白不太想纠正池小夕这计算,他其实想的是穿滑滑鞋有点危险,池小夕穿上去他可以拉着她走路,路这么长,她会走累的。

他蹲下来帮池小夕绑好鞋带,“你要小心一点,不能到路中间骑,只能贴边走。”

“好!”池小夕拍了拍小手手就站了起来,“那哥哥我先走了!”

“等等,还要牵根绳子,你慢点!”

池小白说晚了,他刚刚从自己包里拿出绳子的时候,池小夕就一溜烟的沿着大马路滑下去了。

“小夕!”

“小夕!”

大马路前面是一个快九十度的大弧形,池小白看得神经紧张,拔腿就去追池小夕。

“小夕!快停下!”

池小夕也想停下,奈何她脚下这个下坡还有点抖。

她十分无助的摆着小手一路冲到了坡底,她听到了前面拐弯好像有车的声音,池小夕立刻大叫,“停下来!停下来!”

她脚下的轮滑撵过一个下水道口,当即止住了狂奔的轮滑车,可是惯性让她小小的身板咚的一声摔在了马路正中间。

“滋啦”一声急刹,一辆纯黑色的卡宴停在了她面前。

池小夕捂着小眼睛缓缓的睁开了眼。

“你哪家小屁孩!你爹没教过你不能在马路上玩轮滑吗!”急刹之后,林嵩怒火冲冲的从副驾驶里走了出来,他看到是一个小屁孩后更加恼火,张口就要骂,紧接着他就看到了池小夕,一腔怒火转眼没了。

“我的小祖宗,怎么又是你!”

“是臭叔叔!”池小夕也认出了他。

这个时候,卡宴后座响起了一道清冷的声音,“林嵩,出什么事了?”

林嵩看了她一眼,转头走到后座汇报,“总裁,又是上次那个小丫头。”

后座里的男人眉头紧了紧,“让她家里人把她带走,我们还有事情。”

林嵩得令赶紧回来看着她,“你爸爸呢?!”

池小夕眨巴了一下眼睛,张了张红红的小嘴巴,“死了。”

坐在车里的司墨辰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喷嚏。

林嵩听到死了心里一下子不知道什么滋味,语气稍微好了点,“那你妈妈呢!”

“跑了。”

远在深湾大酒店的池烟宁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喷嚏。

林嵩:“……”

他看着四下无人的马路,还真的看不到这个小屁孩的家里人,无语的问她,“那你,那你一个人穿着轮滑车出来干什么?!”

>>>点此阅读《离婚后,她逃他追,她插翅难飞》全文<<<

转载请注明:《孟潇潇 池小夕《离婚后,她逃他追,她插翅难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