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南楼庭生》谢定方 宋将军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南楼庭生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浣月

角色:谢定方 宋将军

简介:美人与兄弟,孰轻孰重?宋南楼以为顾云翾便是天下至美,不想却又遇上丰神如玉的谢庭生,皇权与情爱的纠缠让命运的车轮碾压了各自的青春与心灵。

书评专区

南楼庭生

《南楼庭生》第7章 后会无期免费阅读

云翾一手端着药碗,一手捏着汤匙。

一点一点往宋南楼的嘴里送,因为他还在昏睡之中,所以吞咽得很困难。

云翾紧皱着眉头,耐着性子,把药碗放在榻前的小桌上,一只手缓缓地托起他的头,另一只手里的汤匙,一勺一勺的药慢慢送到他的嘴里。

宋南楼墨玉一般的头发虽显得有些凌乱,寻常男子束发不整,总免不了要带几分疏狂的味道,可是他这样却依然清雅有余,脖颈处的肌肤细致如美瓷,紧闭的双目,长长的睫毛,在烛光的光晕里分外的生动洒脱。

云翾还是第一次跟一位陌生男子的身体靠得这么近,当他躯体的灼热,隔着薄薄的衣衫毫不顾忌、侵略一般地传来,云翾只觉得心里像被人投进了无数颗石子,不由得泛起潮湿的涟漪。

宋南楼只觉得眼前都是通红的火窑,四周灼热发烫,自己在其中行走越来越困难,越来越感觉连呼吸都非常沉重,正以为自己撑不住要死了,突然,嘴巴里涌入一股清凉的甘露,像沙漠里跋涉已久的人遇上了救命的绿洲……

云翾喂他喝完了药。

刚放下药碗,猛然感觉宋南楼搁在榻上的手动了一下,正要仔细查看。

只听得营帐外传来谢定方焦急关切的声音:“妹妹,我们可以进去了吗?宋将军的情形如何了?”

“兄长你们进来吧,我刚刚已经给宋将军喂完了药,此刻他总算是脱离了险境。”云翾也知道,自己跟他们也是萍水相逢,谢将军能对自己如此信任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谢定方掀起门帘走进来的时候,他身后,营帐外的天空已然朝霞万里。

清甜的晨风裹着他石青色的袍子,飘飞的衣袂更显出傲然的气度。

他走进营帐来,对云翾深施一礼道:“妹妹这一夜都没有合眼,真是太辛苦了。为兄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的好?”

云翾赶紧伸出双手拦着不让他行礼,疲倦地笑道:“兄长言重了,医者父母心,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我不过是做了自己当做的事罢了。你快去看看宋将军吧!”

谢定方拍了拍云翾的香肩道:”大恩不言谢!你对宋将军的救命之恩,为兄永铭于心!“

云翾笑着行了个福礼道:”兄长既然拿我当妹妹,下回可不能再说什么恩不恩的话了。“

谢定方瞧着她面上一脸的淡定安然,心里便明白宋南楼的伤应该是没有大碍了。

他大踏步走到榻前,伸手放在宋南楼的额头上试了试他的体温,眼中笑意盎然。

果然高烧已经退了。

谢定方惊喜道:”妹妹真乃神医也!“

云翾心里正为用了自己那金贵的玉女心丹而心痛不已。

此时也不得不装作无所谓的样子道:”兄长抬举了,宋将军沙场为国效命,理应尽心。“

谢定方也是一夜无眠,一直在心里琢磨如果宋南楼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自己给皇上的奏疏上,真不知该如何措辞,前次战败,本就难堪,若再让皇上知道伤了他这宝贝表弟,不要说临阵换将,连赐死都有可能,这下可好了,云翾不但救了宋南楼,也等于救了自己,终于可以放心在军报上给皇上报平安了。

“来人。”

帐外应声走进来两名侍卫,每个侍卫手里都捧着一个托盘,每个托盘上都放着一个描金紫檀盒。

“打开”。谢定方清朗的眼神里满含神秘的笑意。

两名侍卫听命打开,营帐内立刻流光溢彩,光华耀眼。

原来两个描金紫檀盒里,装的满满都是光灿灿、亮闪闪的金元宝。

云翾张着的嘴巴久久没有合上,她简直呆住了,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成色还这么足的金元宝。

“妹妹,这二百两金子都是给你的,回头给你父母置办一座上好的宅院,再做几件漂亮衣裳,添置几样像样的首饰,为兄既然认下了你这个妹妹,自然要打扮得像个大家闺秀的样子!”

谢定方亲昵地走过去拉着云翾的手上下打量,左看看右看看,喜道:“为兄这花朵一般的妹妹要打扮起来,必定美过天上的仙女呢!”

云翾给他看得羞涩更甚了,桃色不由得飞上粉面,如饮薄酒,醉不自知。

她向来不喜欢跟陌生男子亲近,便不露痕迹地挣脱了谢定方的手,抱起地上熟睡的白狐佯装生气娇嗔道:”兄长又取笑我,这金子我决计是不会要的,只是我和小狐已经出来了一天一夜,家里人肯定都着急担心坏了,还请兄长尽早让我们回去才好。“

谢定方猛拍一下脑门,像想起了什么似的道:”都是为兄太过粗心了,昨天晚上我应该派人去告知一下妹妹的家人才好,我马上安排人去可好?“

云翾一边抚摸着白狐柔软光亮的狐毛一边仰起头,眼睛里星光一般狡黠地道:”我们村里可都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老实人,兄长你如果派了人去,家里人肯定还以为我在外面犯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呢,再给他们吓坏了,还是我自己回去给他们解释吧!“

谢定方见她百般推脱,也只好实话实说道:”不是为兄不放妹妹走,只是我担心如果来日两军再次对战,突厥人再用这金汁之毒,我们如果有人再不幸中箭负伤,你走了可叫为兄如何是好?“

云翾听出他的忧虑,扫一眼两名侍卫,向他使了个眼色。

谢定方立刻会意,对两名侍卫道:”你们下去吧。“

两名侍卫退出去以后,云翾敛色道:”关于金汁之毒,兄长放心,昨夜我夜观天象,不出三日便会有场大雨,兄长可率兵攻城,大雨必定将那箭蔟上的金汁之毒冲刷干净,只要没有了那金汁之毒,如果再有人负伤,两位太医也可及时救治,确保将士们性命无虞,我在与不在都是一样的。“

”三日后大雨?妹妹你看的可准?“谢定方面露讶然道。

”兄长尽可放心,三日后必有大雨。我七岁跟随师父学习天文星象,是绝不会看走眼的。“

谢定方知道自己是留不住她的,轻轻解下自己长袍上的玉佩递给云翾道:“妹妹既然去意已决,为兄也不便强留,这是为兄的家传之物,原也不是什么贵重东西,不过是个念想,还请妹妹收下,来日无论妹妹何事差遣,为兄必然竭力而往。”

云翾把白狐轻轻放在地上。

再抬起头来,双手接过谢定方的玉佩,眼中升起一层水雾。

这一夜,她先是被当做奸细,抓来关进木头笼子里,又差点被拉去砍了脑袋,费了最大的心血救治宋南楼的伤情,并且失去了一生中唯一的师门至宝——玉女心丹。

她才十六岁,猛然间独自连续经历如此多的波折,心里的惧怕无处可躲。

然而这枚玉佩拿在手里,它所代表的是谢定方对自己最真实的认可,比那些冷冰冰的金子更有温度。

云翾郑重地收起玉佩。

再次抱起地上的白狐,含着泪光与谢定方依依告别。

心里说:后会无期。

>>>点此阅读《南楼庭生》全文<<<

转载请注明:《小说《南楼庭生》谢定方 宋将军完整版免费阅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