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道天衍》白月 黄文月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九道天衍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半两月仙醉

角色:白月 黄文月

简介:千载修行 不过咫尺天路,九世身成 天地之力又奈我何?
身影萧瑟,他追求的到底又是为何~
苦苦笑笑自人间,自古红尘多薄颜。

书评专区

九道天衍

《九道天衍》第7章 遗祸井州城免费阅读

井州城内,白月楼外,人影攒动,来来往往的薄纱女子络绎不绝的穿梭在门前的街道上,一车车可口的食物纷纷分发到路上寻讨救助之人的手中。

太黄门几人看着眼前这一幕,不由得为下面这些得到赈济的灾民感到高兴,因为他们从昨日便已悄然进城,眼见因为有这些食物,灾民们就能活下去,几人对白月楼的做法深感欣慰,这样很多人便会活下来。

“赈灾便好好赈灾即可,怎么这般穿着出来,着实有些不成体统”黄文月秀眉微微蹙起,看着街上这些几乎半裸街头的白月楼女子。

“这有什么,秀色可餐嘛”崔尚风直勾勾的看着远处女子,一时间随口答道。

“哎哟!”啪的一声,邢言长老一巴掌抽在了崔尚风头上,打的后者惨叫出声。

“真给我们地脉丢人,地脉好不容易费尽心力,结果怎么培养出你这么个玩意。”邢言长老训斥道。

“#¥#¥…”只听见崔尚风低头嘀咕着什么,却也不再如先前般盯着前方薄纱女子看。

行走间,经过一间破旧民房之时,却隐隐听见内有哭声缓缓传出,“老吴,老吴你这是怎么了,你要是出什么事,我们这一家老小可怎么活啊,呜呜呜”,一道妇人的哭声缓缓传来。

几人闻言纷纷停下脚步,决定进去询问看是否有什么可以帮助的,于是便轻扣门扉,对着门内呼喊了几声。

“吱呀”一声,破旧木门缓缓打开,里面走出一位年近半百的妇人,头上已有些许白发,在她的身边,还站着个十来岁的孩子。“请问你们找谁呀,是有什么事吗”妇人出门时已擦干泪水,话语中带有几分知书达理。

“大娘,我们之前在门外听到您在哭泣,不知是因为什么难过,我们是太黄门弟子,此次便是下山来调查的,略通些法术,希望可以帮助到您”,黄文月声音柔和的向妇人说道。

“神仙?你们是太黄门的神仙?太好了,快,快进来,我家老吴头,不知怎么的,突然的就病倒了,这可让我们娘俩怎么活啊。”说道伤心处,妇人又嗫嚅着啜泣起来。

随着妇人的引路,几人很快便来到一间简陋的房屋内,只见屋内的床榻上,躺着一位同样模样已近半百的男子,此时他正张开双手,咧着嘴呵呵呵的傻笑着,不时还会有口水从其嘴角流出。整个人看上去颇为诡异。

“他是怎么变成这样的”,邢言长老开口问道。其余人眉头也是微蹙,因为眼前之人一眼看去便能发现他的不正常。

“……”妇人张了张嘴,有些犹豫是不是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

大师兄白敬阳上前几步,将手搭在男子脉搏之上,随后有看了一眼男子的双眼,紧接着,双指并剑,戳向男子丹田所在之处,一股气流在其指间流转,缓缓进入到男子丹田之内。

“啊!”这一幕吓了妇人一跳,还以为这人是要伤害他的丈夫,好在黄文月及时出声解释道“大娘别担心,我师兄医术很厉害的,让他试一试吧”妇人这才没有多说什么。

不一会功夫,白敬阳眉头皱起,缓缓将手收回,沉吟片刻对几人说道,“他精气枯竭,元力亏损殆尽,怕是……”说着到这里,便轻轻摇了摇头,意思很明显,此人已经没有希望了。

“精,精气枯竭,元力殆尽?”妇人愣在当场,过了好一会儿,妇人忽然哭嚎起来。

“都是那些该死的狐狸精,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她们怎么会这么好心,天杀的淫坯,老头子都这么一把年纪了,她们也不放过。”说着便又呜呜的哭泣了起来,接着踢了一脚床上男子的手臂恨恨道,“活该!你死了活该”

听到此处的几人却是微微一愣,黄文月赶忙问道“大娘,你说的,可是白月楼的那些女子?”

妇人抽泣道,“不是她们还能有谁,她们布施,却规定只有男子才能去领,一开始我们也并没有当回事,反正每次男人们领完食物,都会带回来些给我们,所以我们还是很感激那些人的。但是……”

“但是什么?还有,你刚才说,‘我们’,是什么意思,不单单只有大叔一人如此吗?”白敬阳连忙问道。

“是的,一开始我家老吴,每次回来后总是很高兴,渐渐地,他似乎有些高兴的过头了,回到家后在院子里有蹦又跳的,直到前些时日,忽然就变成这样了。”

“我听说其他人现在也已经出现老吴之前出现过的样子,老吴是最早一批前去白月楼领取吃食的,算算时日,差不多也对的上,于是我们私下里就有怀疑可能是何那些狐狸精有关。”妇人慢慢停止了哭泣,擦了擦泪水说道。

“太黄门的神仙们,你们可一定要帮帮我们,为民除害啊。”直到临走前,妇人还在不停请求着几人主持公道。自爱给妇人留下些许财物后,几人便向着妇人嘴中其他出现这种情况的人家走去。

很快,经过一家家问询,事情已经渐渐明朗,大多数都是从近期白月楼夜间开放食物开始的,这几家也有几人是刚刚出现症状,也就幸运的及时得到了救治。

回到临时住所后,几人决定化妆成百姓前去一探究竟,留黄文月在外策应,因为白月楼的人只将食物发放给男丁。

夜晚,白月楼前的街头人群依旧如白日般拥挤,此时的白月楼上,已然挂上了许多暗红色的灯笼,一眼看去带着说不出的旖旎。

人群中,姜白尘几人扮成百姓模样,缓缓朝着前方的发放食物的推车之处行去。事实究竟如何,待今夜过后,一切都将明了。

“咯咯……”一声透人心神的笑声从白月楼顶楼窗口出传来,街面上竟在笑声传出后,便慢慢的自发安静下来,只是所有人的目光,却都透着无尽的火热,似乎要将人生吞活剥一般。

“昔日,我白月楼承蒙父老乡亲们的厚爱,让我等柔弱女子,能够在此繁华之地得以立足,如今,大灾之年,我白月楼自当倾其所有,和大家共同度过难关。”女子的声音传来,柔柔弱弱的,却让听到之人骨头都已酥麻。

“然而,上苍惩戒,我们却不可生有怨气,以免被上苍感知,会让我们更为艰难。所以,这一次我们白月楼夜间会大开四方之门接待大家,蒲柳之姿以慰人心,只愿大家能够心满意足的带着食物回家,感念上苍恩赐,让灾难早日离去”

“现在,开门~”

随着女子声音落下,只见街面上所有人齐声欢呼,原本处在门口处的部分人,皆是面色红润满脸兴奋,争相往里拥挤,如同色中饿鬼。

诡异一幕却在这时发生了,在他们身后的人群,竟然有序的默默前行,排起队来。虽然眼神不断狂热,却并未发生争执或者骚乱,好像一切都有条不紊,只是嘿嘿的低笑声响彻整片白月楼区域。

慢慢的,整条街都变得如此,一时间,整条街充斥着起起伏伏的嘿嘿低笑声,让人听了后汗毛直竖。

太黄门众人面色逐渐凝重,因为眼前发生的一幕,让他们感觉到毛骨悚然,在此之前他们还从未遇到过如此诡异棘手之事。

白月楼内,先行进入的一批人,一走入楼内,便被一股淡淡雾气环绕,渐渐的,他们的目光变得逐渐呆滞,行动也迟缓起来。

随着陆续缓缓走向楼梯处,在楼上的几层楼内,每层都有两位女子盘腿背对着坐于楼层正中间的位置,每人手中持有一枚碧绿色的珠子,在她们身外的四周,似有一层单单薄雾弥漫,于房间内缓缓围绕,不断流转。

又过了数息,只见之前那批人木讷的缓缓从楼梯的方向出现,脚步迟缓,然后纷纷走到四周也学两名女子一般盘腿坐下。

紧接着,那两名女子缓缓闭上美眸,双手垂膝,原本处于她们手中的两枚绿色珠子,此时却缓缓漂浮在二人面前,二人眼睛闭合,两枚绿珠蓦然间刚光芒大作,一股诡异的绿芒瞬间笼罩了整个楼层。

与此同时,之前进来的那批人,身体突然剧烈晃动起来,头颅如同拨浪鼓一般不停左右摇晃,一股股精元之力化作绿色光芒,从众人体内丹田之处缓缓飘出,两枚绿珠光芒一闪,似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这些精元之力扯向绿珠之内,剩余部分则通过绿珠丝丝缕缕的反补给了两名女子。

楼顶处,青纱遮体的女子望着下方表情痴痴的笑道“白给的东西,哪是这般好得的~”

一旁女子言笑晏晏的搭话道,“圣女姐姐说的是呢,只是可惜这么好得东西给了这些凡人,却也只让他们多激发出这么点儿元力。若是给修士吃的话,咯咯……”

“哎~没法子的事情,谁让……现在便已经开始了呢,我也只好尽快提升实力了”女子意有所指的说道。

白月楼外,看着一波波进去,又一波波傻笑着出来的人群,姜白尘与邢言长老几人缓缓不由得提起了全部警惕。

终于,之前进去的人已经全部走出楼外,姜白尘几人,便跟随着缓缓走进楼内。慢慢的,他们终于登上了楼层。

进入楼层的几人,一眼便发现了盘坐中央的两名女子,接下来,便是刚才发生在之前众人身上的一幕,再现在众人眼前,看着眼前的场景,一股凉气缓缓涌上几人心头。

“妖女,尔等该死!”一声爆喝如同炸雷般瞬间在楼层内响起,这一声呼喝,邢言长老夹杂了一身地元之力在其中,在话语出口时边从其自身处有一股暗黄色元气激荡而出。

场中两名女子在毫无防备下猛然遭此重击,当场便口鼻溢血昏死了过去,原本悬浮于空中的两枚萦绕绿芒的珠子也掉落下来重新变得黯淡。

“哼!邪魔外道!”只见邢言长老伸手一吸,两枚珠子瞬间落到其手中,随后元力爆发,“嘭”的一声,两枚绿珠直接在其手掌中炸成粉末,缓缓向周围飘散。

突如其来的巨大变故,也瞬间惊醒了场中众人,人们纷纷转头四顾,“发生什么事了,我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哪?”,人们茫然的看着场中的一切。

“你们被妖人所惑,既已清醒,还请速速离去,我等是太黄门弟子,要在此处诛杀妖人,届时恐有误伤”白敬阳向众人抱拳沉声道。

“什么?妖孽?快,快跑!”短暂的愣神之后,一众人等听闻此言,哪还有功夫思考其他,顿时惊慌失措朝楼下跑去。

白月楼顶,在爆喝传出的一瞬,原本坐于窗前的青纱女子猛然站起,“地元之力,太黄门的人,他们怎么会这么快发现”,随即转身看了看楼内。

一声叹息从女子口中发出,“可惜我辛苦经营多时的白月楼,怕是就此就要消逝喽~”

然后她却突然又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姐姐们,接客了~”

随着声音话音落下,楼层中地面震动,五座透着些许岁月气息的祭台从四周以及中间位置缓缓升腾而起,这名妖宗的圣女一跃而起便飞上了正中间祭台之上。

与此同时,其它四座祭台上,也出现了四位身姿曼妙的女子,五人同时盘腿而坐,接着便开始吟唱着什么。

正在赶往上一层的几人正行走间,突然只见邢言长老面色一变抬头向上望去,“阵法?!不好,快走。”便要带着众人退出楼外。

然而就在此刻,一声银铃般的娇笑声透着无穷的魅惑之力在整栋楼内响起。

“既然来了,就不要这么急着走嘛,小女子早便听闻太黄门的神仙大人们法力无边,今日见到,心里可是喜欢的紧呢~不若,由我等好好招待一番众位神仙大人,必定不让大人失望~”随着最后的话音落下,一声柔媚至极的尾音缓缓飘荡而来。

一瞬间,场中众人心神竟然有刹那间失守,幸好邢言长老及时发现,一声低喝,将众人心神强行拉了回来,一时间,众人额头纷纷有冷汗滴落。

短短瞬间,场中之人的表现却是各不相同,平时看上去心思不定的崔尚风,在此刻却眼神清明丝毫并不受其蛊惑之力的影响,姜白尘则是在那一瞬间心口处似有一团黑气弥漫,很快便被背后黑色鞘剑吸收殆尽,然后有一丝丝更加纯粹的黑色缓缓反补进入到其体内,而一向被人视为心如止水的大师兄,却是在其眼中,有那么一丝意动悄然闪过……

>>>点此阅读《九道天衍》全文<<<

转载请注明:《小说《九道天衍》白月 黄文月完整版免费阅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