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被硬塞女主剧本》全文章节免费阅读-(金年魏辩)全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之被硬塞女主剧本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卜药

角色:金年魏辩

简介:活了太久无聊到自愿成为打工人的金年入职位面修复局,
工作内容就是到各个位面保护位面之子,
保证他在位面修复完成前不会扑街
采用暗恋(明恋)人设尝到甜头后果断继续沿用,
结果位面之子都主动表示:行啊,那就恋爱吧
这感觉就像莫名其妙被塞了女主剧本…
对此,金年表示: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是他先动的手!
【各种款式切片男主角×不钻牛角尖从心女主角】
目标是甜+爽,轻松向,看着解个闷儿吧
(又名:经年未变)

快穿之被硬塞女主剧本

《快穿之被硬塞女主剧本》免费阅读

第6章 末世位面6

“凝利刃,交给我。”魏辩控制着冰系异能者再一次miss掉的冰锥调转方向,狠狠扎进丧尸的身体。

“是!”众人看到了希望的曙光,眼中的神采再次亮起。

经过一番缠斗,众人发现这个会瞬移的丧尸每次闪现距离只有三米左右。

“不好!”袁泰然高速闪躲射击过程中发现正在朝加油站聚集的零散丧尸:“有更多丧尸被吸引过来了。”

金年闪躲射击,不停地添加着弓箭,没想到危机来得如此突然,大家的异能都处于刚开发没多久阶段,完全无法进行长时间的战斗。

若是普通丧尸还好,靠体力肉搏还能多撑一会儿,遇上变异的如此之早的丧尸,该说不愧是位面之子的顶级待遇吗?

以现在显露的空间异能,根本无法快速有效解决战斗,难道要把丧尸直接收进空间?

金年光是想想就觉得自己空间里存放的各类熟食热菜要被污染了。

有了!

金年不动声色远离众人,尔后故意露出破绽,左脚一扭跌坐在地,丧尸也立马到位,一个瞬移就要扑向金年。

“金年!”“金年!”金年还有空分心,听出了这是金初岚和魏辩的声音叠加在一起。

丧尸闪现路线比之开始更加刁钻,众人的攻击更难近身,唯有魏辩稍稍阻挡。

即使身上插着不少锐器,却依旧拦不住该丧尸神出鬼没的下一个闪现,此时,丧尸距离金年只有不到四米。

“不!!!”金初岚睚眦欲裂,拼了命地跑向金年。

金年见时机成熟,故作害怕遮挡,把手举起挡在面前,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举动,闪现的正欢的丧尸成了突然卡壳的枪,定在原地。

现场瞬间静默了一瞬,众人连同丧尸本尸都无法理解现状。

莫名失去瞬移能力的丧尸生疏地迈动步伐继续朝金年扑去,但众人怎么可能给它这个机会,一举合击爆了头。

众人所在的加油站相对偏僻,附近赶来的丧尸也没有再出现bug级别的存在,被众人较为轻松的一一解决。

金年也装作力竭的样子瘫倒在地,金初岚扑跪在地,浑身颤抖着揽起金年抱紧在怀。

“对不起。”金年内心歉意满满,看来这招险棋把金初岚吓坏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金初岚喃喃重复着这四个字,状态久久不能平复,金年也任由其紧紧搂着自己,不再出声。

战场之所以惨烈是因为会有伤亡,明明刚才还是完好无损的36人队伍,现下数量已骤减至15人,甚至昔日队友受伤丧尸化,众人不得不兵刃相向。

满是血污狼藉的地方不宜久留,稍作休息和调整,众人不发一言加快速度,用最短的时间修整出发,驶离此地。

金年处于异能激发虚弱期,躺在后座由金初岚照顾着,车子则是魏辩帮忙在驾驶。

除了确定行车路线的讨论,每个车厢内都是长时间的静谧,金年这边也不例外。

就在金年思考如何不露痕迹的切入自己貌似在生死关头激发了新异能的话题时,魏辩递上了枕头。

“新异能?”

金初岚也望着金年,在众目睽睽之下显露的异样,瞒是不可能瞒了。

金年思考了一下,语气中带着不确定:“嗯,应该是类似于异能无效化之类的作用吧。”

“挺好的。”魏辩语气淡淡,却给人稳稳的安全感。

“你的对战能力和身体素质很好,无效化的能力可以让所有异能在你面前失效,以你的能力,面对无异能的存在,只要不是练家子,都能胜。”

魏辩一看就是个厉害的存在,事实证明对方确实有实力,听到金年被这样的人评价,金初岚揣了很久的不安终于稍稍放下。

“也算是因祸得福,但我希望日后再也不要有祸。”金初岚动作轻柔地理了理金年额间的碎发。

“嗯嗯。”

金年查看了一下后台进度,本位面修复进度才堪堪20%,只能说梦想很美好,但位面之子的吸灾能力你想象不到。

往后的几天,所有人都没有从压抑中走出,没有人有心情闲聊,勉强提起心情向金年两姐妹一一自我介绍,表示欢迎已经用完了大家所有心力。

在战斗中失去最后一个亲人的孙陶宁反而成了活跃气氛的那个人,努力带动众人的正面情绪。

“我爷爷临走前和我说,每个人都要经历生死,有的人早一点,有的人晚一点,他先去探路,再相聚,还是一家人……”

“那要是出生后就没见过,下去后还能认出来吗?”金年托着下巴,一脸认真。

“诶?这个我不知道诶?”孙陶宁被金年的问题难住,有些无法回答:“你是有长辈没来得及见吗?”

“准确的说,是一个都没见过。”金年把头靠在金初岚肩膀上:“我和姐都是孤儿,出生没多久就在福利院的那种。”

“虽然无法确定自己出现在福利院的具体原因,但我们这些年更倾向于,可能是亲人都死光了。”金初岚的话让现场众人全体一噎。

“倒也不是没可能……”孙陶宁第一次遇到比自己更悲惨的存在,还是一下子两个,一时有些不知从何开始安慰。

“不过都没差,反正有没有都这么过来了。”金年直起脖子伸了伸懒腰:“重要的是把握当下,对吧。”

“对。”魏辩应声,起身拿起摆在一旁备用的太阳能手电筒:“大家早点休息,明早六点准时出发。”

“懂了懂了,不打扰二位,咱们赶紧睡。”众人打趣。

金年跟着起身,今晚轮到她和魏辩守上半夜,原本两人并没有排在一起,还是魏辩分配守夜排班情况时,金年临时打断,提出的要求。

如此明显的举动,引得队内众人纷纷交换眼神,目光在金年和魏辩身上来回探寻,‘哦哟’的揶揄声此起彼伏。

微妙的氛围让丧尸蹦到眼前都不行于色的魏辩当场愣了两秒,然后无可无不可的同意了金年的要求。

自那天起,众人对金年似乎对魏辩一见钟情这件事达成共识,干什么事都是尽量能让两人分在一组的助攻态度。

众人越是助攻,魏辩越是无措,金年长得好看这件事,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魏辩就知道了。

但现在非常时期,能不能活着到达目的地都不能保障,但就算到了目的地,就能万无一失吗?

“在想什么?”金年和魏辩一起背靠背坐在车顶,不知是不是感受到了什么,突然开口。

魏辩这些日子一直和自己维持着正常队友的社交距离,金年全都看在眼里,没有觉得被怠慢了的同时还有些许赞赏。

“什么?”魏辩被金年突如其来的发问打的措手不及,没听清金年说了什么。

金年抬头看着宁静的星空:“希望这些天没有带给你困扰。”

魏辩感受到金年抬头时触碰到自己的动作,摇了摇头:“没什么困扰不困扰的。”

早已习惯被起哄的金年嘴角扬了扬:“我觉得吧,喜欢什么的,其实不分友情和爱情。”开始自己早就准备好的长篇大论。

魏辩顿了顿,没想到金年会如此直接的提到这些,但转念一想此前金年当着众人面提出更换排班时的大胆,倒也没什么可惊讶的了。

“怎么说?”

“因为你不觉得找对象和交朋友其实本质上挺相似的吗?不喜欢的人,再怎么样也无法成为真正的朋友吧。”

“嗯。”倒也不是没有道理。

“所以,你可以试着把我当成一个想要和你成为好朋友的存在,不要拘泥于情啊,爱啊之类的,说不定我真的只是觉得你这个人很适合当死党呢?”

魏辩眨了眨眼睛,听着身后人的话,半晌,回了一句:“好。”

“哈哈哈……”金年没忍住,轻笑出声:“怎么办,我原来只觉得你很可靠,现在才发现,你好像也很可爱诶。”

魏辩:“……”要不是在放哨,真的很想捂脸。

第二天起床一起洗漱吃饭的众人都觉得魏辩和金年之间的相处较之以往更显和谐,但又不像是确定了恋爱关系。

金初岚一脸微妙地用肩膀轻轻撞了下金年,语气中带着没有隐藏完全的八卦:“你俩……昨晚上发生了什么?怎么感觉不太一样了?”

“有吗?”金年嘴上啃着面包,心里想着空间里的小笼包,心不在焉的回应:“哪儿不一样了?”

金初岚也说不上来,皱了皱脸:“怎么说呢……就是感觉好像没那么拘谨尴尬了。”好吧,拘谨的那个一直都不是面对众人满脸坦荡的金年。

咽下最后一口面包,金年把包装袋扔进残存的火堆:“也没什么特殊的,就是随便聊了聊关于喜欢的定义。”

“哈?”金初岚头上的雾水更重了:“你们这才到什么程度就聊那么深的话题?”

金年歪了歪头:“有吗?我就只是阐述了一下我的观念,对象得是自己喜欢才能交,朋友也是同理……”

没听金年把话说完,金初岚已然是一副地铁老人看手机表情:“你这是想脱单还是儿歌附体想玩找朋友游戏?说好的理想型呢?”

金年一脸高深:“你不懂,找对象这种事,是要靠缘分的。”

金初岚一个脑瓜崩赏给金年:“小屁孩还想教育我,尽扯些没用的,赶紧上车补觉去吧。”

金年捂着脑门,委委屈屈的‘哦’了一声,没注意到一旁的魏辩注视自己的眼神。

emmm……可爱的那个人应该不是我。

转载请注明:《《快穿之被硬塞女主剧本》全文章节免费阅读-(金年魏辩)全章节免费阅读